三线学兵连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58|回复: 30

流水祭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6 13: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忆起十年前由常杨编导;弓玄导演的九级电视专题片:《三线学兵连》完成后的封片录制现场。当耳边响起那熟悉的音乐和画面。一下子把在现场观片的商子秦编导,以及晚报李亚新等人,带回到了27年前。一群十六,七岁小姑娘瘦小的身躯扛着一袋袋沉重的水泥。往返在一座座桥梁,隧道之间。当那稚润青涩面孔抡起大锤。一下又一下砸下时。当年的酸楚一下子涌上心头;昔日悲壮的场景。曾经痛苦难忘的经历。一遍又一遍在敲打内心伤痛和煎熬。

       感谢学兵的好大哥常杨!给我们和历史留下了难忘的记忆。也难忘记常导为拍片掉进农民井窖里差点丧命的瞬间。要感谢我国著名配音张家声老师,年近七旬激情演说,录音棚里一遍又一遍催人泪下的诉说;真挚情感伴着泪水打湿了整整半边衣袖!也要感谢放映式上著名评论家肖云儒老师及作家们泪洒现场的一幕。感谢为影片摔断腿我的好兄弟西影厂年轻导演弓玄。也更感谢为片子作出贡献的众多三线战友!没有三线战友鼎立支持,就不会留下这旷世力作。

       我这辈子记忆最深是那苦情重诉。沁渗心田的流水店;一个紧邻汉江边的美丽的古镇。汉江在这里绕镇子蜿蜒而下。古镇有六七十间高低不平石板平房商铺,是这片山沟里唯一能购物,寄宿和饮食的聚集地。镇头江边高台上那颗两人抱不拢的大榕树下有一盘开阔地。镇子另一头有座由两条钢索和木板连接山间的活动桥。震撼襄瑜最悲壮的事件就是发生在桥的另一端。它不仅伴随我们一同度过那八百多个日日夜夜,走过人生第一步艰难的苦旅;也见证了当时穷山恶水中学兵们青春滴血,英勇捐躯,无怨无悔。甘撒一腔热血的三线生死情结。如今小镇早已淹没水中,不复存在。但它是英雄的所在地!也是遇难战友英魂飘洒的墓园!学兵代表吴南烈士在这里献身。伴随他身边的还有十几条英魂,却只能终日在大山深处默默地游荡。在滔滔的汉水边喃喃诉说!他们与我们永远阴阳两界留在了那里,和共和国的勇士一样,在流水永留青史。流芳百世 !

       在时隔十几年后在临潼鼓风机厂的一次采访中,学兵杜启明含泪讲述了当年他们连那场震惊全师的流水镇二号桥墩重大事故。他绘声绘色的讲述中也把我们带进了当年那场硝烟弥漫的现场。1973年初学兵已从隧道转入桥墩。离整体完工也就剩下几个月时间。11连主攻流水二号桥南桥台基坑。4月5号一阵炮声过后。他们像往常一样扛着铁锹去接班。刚走到半山腰;再有几百米就到桥台。突然桥台响起巨大爆炸声。紧接着烟雾伴着石块飞向了空中,隐约中好像听到惨叫声横飞在半空里。当时大家一下子楞住,不好!出事了!叫喊声惊醒大家;扔到手里的东西。一口气冲到桥台;大家被眼前的惨景惊呆了,吓傻了;十七八岁孩子谁经历过这么血腥场景?整个一幅硝烟弥漫火线战场后的惨景;烟雾中血肉横飞悲壮场面。。。。。。看到有人横在坑边不远的地方 。鲜血淋淋。是杨广智,眼珠子挂在脸上已经昏死过去。大家哭着喊着扑向前。紧紧地抱起战友,拼命地呼喊着战友的名字。摇着他们的身躯。但一切都已无济于事。一丝没有回应。顷刻之间一切都已凝固;一下子安静只剩下默默地淌下的汗水,泪水,血水紧紧交融在一起!

       紧随而来的战友扑向山谷下,在60米开外桥下。陆续地找到彭大新;血肉模糊,面目全非。郭庆生;胳膊腿分了家。脸被炸开了花;最惨的是赵小浦;头已经炸没了。已不成人样!。。。。。天哪!他们一个个才十七八岁啊!还是孩子啊!竟遭此大劫!苍天啊!你不但夺取他们年轻的生命!还使得死无完肤,惨不忍睹。这真是: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

       (影片解说词:那是在学兵即将告别三线,返回家乡的时刻,他们三人和另外四人怀着依依惜别的心情清理流水二号大桥桥台。突然,一颗哑炮爆炸,赵小浦。彭大新。郭庆生当场被炸死,另外四名学兵炸瞎了眼睛。赵小浦死的最惨,他正对着炮眼,巨大的气浪将他掀到时米多的高空,又摔进深深的山谷。。。。。)

       常杨在书中这样写的:学兵们经历多少凶险的场面,从来没见过如此惨烈的情景;学兵们抢救过多少遇难的战友,从未目睹过这样不幸的兄弟。了解他们身世的学兵更是扼腕长叹。他们都是苦孩子啊!郭庆生一家靠父亲拉人力车生活,常年辛苦,积劳成疾,在郭庆生八岁时,父亲就甩手而去。母亲靠捡破烂把孩子养大,并把他送到三线。彭大新父亲带着一家人从河南逃荒到西安。没有一个固定住处;缺吃少穿,学业荒废;仅小学就辍学两次。尤其是赵小浦;小小年纪就受尽人间磨难,尝遍世间酸楚。其父是国民党中的进步人士,追随共产党,没料到“文化大革命”,给他戴上那个时代所能罗列起来的一切黑帽子。人格遭受惨无人道的蹂躏和践踏。这位刚强的汉子宁死不屈。坠井身亡。赵小浦的母亲悲痛欲绝,喊冤而去。姐姐惊恐万状,卧床不起。哥哥继承了父亲的秉性,刚直不阿,四处上访告状,鸣冤叫屈,被关进牛棚。。。。。赵小浦到三线第一件事就是递交入团申请书。就在牺牲的前一天夜里,他还在废弃的水泥袋上写下最后一份入团申请书。没想到这竟成了一个苦孩子的遗书。(以上书选摘)是啊,在那个黑白颠倒,是非混倄的荒唐年代,小小年纪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家庭的温暖,失去了爱和被呵护的权利,幼小的心灵更还要承受精神的压力;肩负着沉重的十字枷锁。饱受着社会各方面的歧视和蹂躏。承受生活和身体的折磨,他不仅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完整的身躯。这还不够,他死后连仅有不到四百元的抚血金都无法顺利领取。当相依为命哥哥得到噩耗,得知事故是因为师领导要来检查工作,要求学兵们进入桥台基坑时。愤怒地抡起一把铁锹,冲向连部拼命。被说是地富反坏分子闹事,狗崽子想翻天等罪名。伤心欲绝的他在安葬完弟弟后,被痛苦的战友们悄悄的送走。

       事故发生后,战友们用手抠出镶在牺牲死者身上,脸上的碎石块,搽干净身上的血迹;含泪用纱布做了个假头,用最好松木做了三口棺材,在山顶高处上打了三座墓穴,并从女子连借来女同学陪伴丧属。

       学兵最怕也最难的,是丧属要求看一眼死者;见最后一面,郭庆生母亲提出亲手给儿子洗把脸,学兵们哪敢啊,老人不依。坐在太平间外痛哭,一把把揪下自己的白发。在场的无不伤心,失声大哭,齐刷刷跪在母亲的面前:“你放心吧,你是我们大家的妈妈,我们都是你的儿子”。硬将郭母劝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九点起灵。一百零八人组成三个方队,三十六人一组,向山顶进发,推的拉的抬的。送葬的队伍在陡峭的山坡艰难地推进。硬是将战友的棺木抬到了山头。他们是一起玩大的挚友,是一起念书同窗好友,又是一起流血流汗的战友。昨天还在一起聊天,一张大铺上睡觉,此刻却就要离别,就要永眠在寂静的大山里了。孤山为伴,江水为邻。野魂飘荡;夜归丛林。自古人生谁无死,但你们死得其所。死的壮烈。死无完肤,死无怨言啊!就像鲁迅先生说的:你们吃的是草,挤得是奶,出的是力,流的是血,献出的是生命,甚至还包括最后的皮肉和骨头啊。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让我们在看看,让我们在说说话,让时间再停留一会。哪怕是一刻钟。安葬马上开始了,战友们不忍心,当同学们再次提出让亲属到场,看最后一眼时。部队领导为难了,原计划属特铢情况,家属不来现场。但同学们的真诚和情感,打动了部队领导,部队派车将亲属接到墓地,由郭庆生妹妹将棺材全部擦了一遍。全连168名学兵168颗诚挚的心,168把铁锹像168把钢枪。齐齐地扎在地上。向他们致以崇高庄严的敬礼!继而长跪不起。面对如此雄壮的场面。英雄们在天之灵满足了!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三十六年过去了,过去的小伙子如今早已两鬓白发。旧时的流水镇早已不见。战友的墓地也早已不知搬到何处?过去的故事已经沉在滔滔的汉江,往事和追忆就像偶尔翻起的浪花,随波而去,时隐时现。回首往事,再望群山。旧时场景不在,山峦暮色中那熟悉的面孔隐约在线。褪去的晚霞已变得模糊,模糊中还留下一丝丝遗憾。

       三线是个大课堂,是步入社会人生第一个驿站,在哪里懂得了生命的价值,人世残酷,市井的凶险。也教会我如何应对今后寂寞,艰苦和辛酸。流水是我的人生初恋,在哪里留下我永世难忘的恩怨。有不堪回首的一幕,苦涩中夹着淡淡的酸甜。有处女撕心疼痛,也有阵痛后欢悦的呐喊。三十六年两厢望,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别了,我的战友。走了,旧时的流水店。虽然瞬间献出了你的身躯,壮举永远回荡在崇山峻岭,连绵不断。奔驰的列车为你长鸣,滚滚的汉水为你悲咽。看那!114个英魂在湘渝上空飘荡,轻飏云霄直上九重天。(完)

                              


发表于 2018-3-16 13: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真切读到流水镇这撕心裂肺的往事。
发表于 2018-3-16 13: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能说:岁月无情,官员无情,情何以堪。
发表于 2018-3-16 14: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人眼泪滴到电脑键盘上!太悲壮太惨烈!
发表于 2018-3-16 14: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历史,我们自己铭记在心,难以忘怀!不要指望任何人,更不要指望政府。
发表于 2018-3-16 14: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是英勇牺牲在施工现场的战友,还不能评为烈士!
发表于 2018-3-16 15: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刻薄主人 发表于 2018-3-16 13:41
第一次真切读到流水镇这撕心裂肺的往事。

看了此文,我又想起咱们全连抬着李新的棺木,爬到向阳山墓地的情景。难过啊!
发表于 2018-3-16 15: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广智这位老三届大哥因当年受重伤,积劳成疾前几年已经过世了。
发表于 2018-3-16 18: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全连168名学兵168颗诚挚的心,168把铁锹像168把钢枪。齐齐地扎在地上。向他们致以崇高庄严的敬礼!继而长跪不起。
发表于 2018-3-16 20: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法压抑内心的悲痛,血淋淋的记忆,苦难的青春,想起我连牺牲的两个花季女孩,泪水滚滚流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三线学兵连 (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29号,陕ICP备16000828 )

GMT+8, 2018-11-14 14:29 , Processed in 0.01934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