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学兵连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91|回复: 9

游老潼关勾起陈年旧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6 18: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黑雾 于 2020-6-6 21:32 编辑

       潼关,位于陕西省东陲边缘,与河南联抉,和山西隔黄河相望;陕、晋、豫三省关隘要冲,具有至关重要的战略位置。
      介于省内疫情趋于阶段稳定,遂和友人相约, 闲游潼关问古,又勾起许多儿时往事。出渭南走渭河大堤,奔潼关一路东去。
        春浓四月,河堤大道平展宽敞,沿途杨柳成荫,视野开阔,间以庭园花草点缀,让人心旷神怡。
          河堤路由防汛大堤扩建而成,是陕西省治理渭河、创建河堤防汛、园林交通为一体,间有公园模式、服务百姓的一大举措。
         出渭南入华阴到潼关相距数十公里,一路春风和煦,车道顺畅,不觉就来到潼关三河口堤岸公园。
        公园始建于2009年,随着人造景观的昙花一现,空落的庭园人去楼空,反倒成了绿化林木间鸟雀偷晴交尾的天地。   
         治理美化河堤路,潼关作为起点,三河口公园后门竖一块花岗岩石,上刻“八百里秦川渭河沿岸全民健身长廊“。“陕西省体育局““陕西省水利局“的落款,可以想见当时竖碑那一刻的热闹场景。
       空旷的庭园,闭门落锁、集满落尘锈斑的屋门,宣告这里初燃火苗已息。
       绿茵那头,拔地而起一座七层宝塔,因无人光顾的寂寥,成就许多鸟雀筑巢嬉戏的乐园。
       供游客散步赏景的广场,象征三条母亲河群雕占据一隅。群雕组意由古至今,集中反映各时代治理三河发展记由,教人翻阅历史篇章,心生敬畏。
      广场虽有石板依次平铺,却因无人经管而起翘皲裂,让人心疼无奈。
         顺台阶向上,隐在树荫间七层水泥钢铁宝塔现身,塔基门厅铁将军守卫;一块“登楼十元”标价牌倒是抢眼。有“三河“真面目做引,登楼收费标准不低。
        庭园面北左手,一方八角花池裹一块花岗石基,上刻“黄、洛、渭三河汇流区”几个红漆草书,把三河口的位置昭告天下。
       塔门紧锁,虽不能登高望远,借脚下高台亦可窥视“三河“些许玄机。公园下方水泽洼地,阡陌纵横,间以蒹葭翠柳,依次向远拉伸。
       透过水泽柳丝,可见渭水如带,在绿茵间一划而过隐形遁迹。
      三河交融,渭水在南,居中洛水和最北的黄河一起,因一道绿茵屏障阻隔,又登楼看景不果,让人心存遗憾。
       驱车“黄河湿地公园”,盈目庭园明清仿古殿堂。园中泊几辆小车,虽混淆古今格调,却鲜见园间有人来往。
       林荫路沿河而去,垂垂柳丝随河风慢摇,娉婷间尽显百般妖娆。
        适逢枯水季,黄河不再泥沙翻滚,波涛汹涌。宽阔的河道,平缓的水流,远处一条铁路大桥,链接秦晋通途。
      看看来到“老潼关”旧址,几家店铺招牌,写着潼关肉夹馍鲶鱼汤小吃,引人腹间饥饿。
       觅一家贴河道客店,要几样推荐菜蔬,食之平淡无味,倒是拂面河风让人添些惬意。
         草草用完餐,沿湿地公园林荫道踱步。行至“老潼关渡口”,一道拱门,不知沿袭那朝那代风格,门栏杆一副对联写的大气;
       上联;华岳三峰凭栏立,
       下联;黄河如画抱关来。
       倒是那横批“潼关渡口“有些拘泥,虽然平淡,却和眼前涌动东流的黄汤、依岸画舫对题。
       凭栏沐浴顺水河风,耳闻哗哗东流的黄河水响,身处“女娲“补天之地,瞄一眼古城残垣断壁,脑际浮想联翩。
        杏黄旗下,如律令虽急,却留下一对夫妻恩爱合影,平添许多浪漫情真。
       渡口画舫泊岸,舫船木阁挑一道横幅,口气写的也大;
         一日游三省,一船游三河!
        寥寥数字,合着眼前“鸡鸣三省““脚踏三地“的场景,细思也对。
        林荫道旁横一帆木船模型,作为早期古渡水上工具,虽被眼前机械汽艇替代,却是对走远历史的留存定格。
       古渡潼关,鸡鸣三省,塬头城楼影绰,关隘要塞,成就多少古今壮烈?从春秋秦晋朝代分封称帝,到近代国共征战,抗倭御寇,写满将士浴血黄河,悲戚壮烈!
       河风习习,几丝柳絮飘过,渺渺茫茫。广场一隅,元诗人入潼关雕塑,掩卷长思,写出心间愁绪;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一段长诗抒发,直写出古人忧民心绪,却是时代久远,都已化作烟云往事。
      一段旧城墙遗址,据此发掘墙基掩埋历史遗迹。断墙根竖一排橱窗,用文字介绍潼关盘古天地关隘文化。字里行间,表述发生在这里许多历史沉积,使更多来这里游览的客商了解潼关,让历史不被遗忘。
      靠近公路一面墙壁,上书“马超刺曹古槐遗址”几个大字,勾起儿时一段记忆。
       马超刺曹始于东汉末年,两军交战,曹操兵败,被马超追杀。曹操绕树躲避,马超举枪误中槐树,留下古树疮痍,留存闻名后世。
        儿时印象,古槐靠近潼关老城西门内不远,就近一家茶肆。依稀记的树下有牌子注明“马超刺槐”,树干分杈下方有一朽腐树洞,听老人说树洞就是马超枪刺曹操留下的窟窿。
         当时槐树大部枯死,大槐留有斜向东北和西南两杈主干。斜向东北枝干枯死,只留下西南斜枝尚绿。为保护大树枝干不垮,部分枝干用铁丝固定。五十年代末期,潼关沦为三门峡库区而迁移,距今时隔六十余年,再没见过古槐真迹。
         随父工作调转迁居西北,正值大跃进大炼钢铁年代,第一站落足潼关,脑际仍留存些许儿时印象。
        父亲在潼关火车站供职,入住铁路公寓,和黄河隔一条街。那年黄河发大水,黄浪滔天,一眼望不到边!水面漂浮大树、麦垛牛羊等随洪水急速远去。
       后移住火车站南、靠近塬边南小街,因为炼钢铁,铁锅菜刀都上缴了,都在食堂吃大锅饭。住地距离塬坡不远,时常和玩伴到塬坡玩耍。由于都忙着炼钢超英赶美,熟透的麦子庄稼烂在地里,被农民赶着耕牛犁翻。我们不懂事,看到犁翻的田垄丢弃白花花花生,就跑去捡拾,却遭到驱赶……。
        山坡下有战争留下的堑壕和屯兵洞碉堡,我们一帮孩子在里面藏猫猫。幽深黑暗潮湿的水泥巷洞,有些地方还留有水坑,阴森的凉气让人脊背起一层疙瘩!彼时山坡有野狼出没,有人还在屯兵洞捡到过狼崽,野狼夜间时有跑进街巷游荡……。
       潼关西门城楼曾经遭过雷击,烧死一条大蟒蛇。那夜雷雨大作,闪电雷声尤其震耳欲聋,击起西门城楼大火。天亮后人们纷纷跑去看热闹,城门楼一片狼藉,余烟尚未散去。人群中议论纷纷,说是老天爷发现有蛇精藏在城门楼,遣雷劈火烧。烧焦蛇精就挂在城楼,传的神乎其神。
       听老辈人说,城墙跟历来都是处决刑犯的地方。从古时到那段年月,这里不知处决过多少人?也许有不少冤魂从这里走向西天?
        远了!几十年弹指一挥,如今已垂垂老矣!
        现时,再走进这片旧地,早已面目全非,不识昨夜印象?只留下一段残垣,许多文字图片记载。奔流不息的黄河依然,却没了往夕一丝模样!
         曾经耳闻能详的“小燕子穿花衣“儿歌,沙河淘铁砂、各家交出铁锅菜刀炼钢,超英赶美的热潮,除四害熏蚊子吆麻雀的烟雾呐喊……。一切都已经远去,留下眼前一片模糊。
           大练钢铁的年代,潼关火车站装卸队院里,炼钢炉的火焰呼呼窜出炉膛。院里一大堆铁锅脸盆犁铧废铁,其中混有不少枪支大刀。尤其是刀鞘带有饰纹的日本刀,锃亮的小手枪抢眼。我们一帮孩子看着稀罕,拿着手枪比划(小手枪还是新的)。把日本刀拔出来,刀明光锃亮,被大人发现撵走,身后传来把枪扔进火炉子弹烧的砰砰炸响的声音。
        咳!远了!往事不再,时光催人,远去的都是历史!

发表于 2020-6-6 19: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了,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20-6-6 21: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战友围观留言!
发表于 2020-6-7 08: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现在有免费证,真要收钱也不会收你的钱了。
发表于 2020-6-7 08:2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美文,赞。
发表于 2020-6-7 10: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旅游达人!游记达人!大赞!
 楼主| 发表于 2020-6-7 16: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chunyu 发表于 2020-6-7 10:03
旅游达人!游记达人!大赞!

感谢春雨围观鼓励,快乐分享,给生活添彩!
 楼主| 发表于 2020-6-7 17: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合道人C 发表于 2020-6-7 08:25
好文笔,美文,赞。

感谢老道兄弟围观鼓励,让生活充满阳光!
发表于 2020-6-8 15:35: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欣赏了,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20-6-8 23: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愚 发表于 2020-6-8 15:35
阅读欣赏了,谢谢!

感谢战友围观留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三线学兵连 (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29号,陕ICP备16000828 )

GMT+8, 2020-7-13 20:48 , Processed in 0.01953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