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学兵连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60|回复: 14

回城上班第一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7 18: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y霍绍武 于 2019-8-7 18:33 编辑

                                                                   回城上班第一天
                                                                                                                                    文:霍绍武
   

襄渝铁路苦干了三年,又在北五县的乡山圪咾,和农民伯伯玩了六年。26岁的我终于回了咸阳,近十年过去了,家乡的街道还是那么窄窄的 乱乱的,房子还是那么低低的矮矮的。但,这必竟是,我和家人曾经团团园园生活过的地方,背着沉重的行囊,没有了往日回家的惆怅。本来联系好的单位,由于自己的疏忽大意,档案竟被刚筹建不久的建设银行提走了,几经努力无果,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辈子竟要和算盘打上交道,心里虽然有一百个不满意,但终究是回城了。那时建设银行是个财政银行,他的全称叫“中国人民建设银行”隶属于国家建委和财政部双层领导,主要职能,是监督国家建设资金的合理使用,大到石油、水利、铁路,小到各单位的办公楼、家属住宅。只要是国家拨付的资金都要通过建设银行,才能实施到各个单位的工程上,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个过路财神。
    我有幸分到了拨款组,所在的办公室,负责地、市两级财政预算,这两级预算没有什么大的建设项目,所以,也没有什么大的预算拨款,业务相对简单。一间很大的办公室,加上我共六个人,每天除了应付各种会议,就是看看施工单位送来的预决算,再就是和来办事的单位讲讲政策,磨磨嘴皮子。每天闲的人蛋疼。
    记着上班第一天,管理员忙前忙后的给我搬来了文件柜、办公桌及一大堆办公用品。我一边收拾着办公桌,一边默默的观察着今后要共事的同僚。屁股刚坐定,对面桌的任师傅给我递来了一厚塔报纸,让刚来的我不知所措,不看吧,怕人说我不关心政治,看吧,初来咋道的我,就肘着一张报纸感觉不合适。正当为难时,办公室来了一位,接我们开会的单位,原来,今天是咸阳市火葬场的竣工验收的日子,后来才知道,无论什么项目,只有建委和建行签字验收合格,才能交付使用。尤其是没有建行的签字,单位是不能向国家报账的。一般情况下,筹建处都非常重视。
    经办该项目的是我们办公室的老赵,由于责任大,老赵想叫同办公室的人给他当助理,可是大家一听是火葬场,叫谁谁都推辞不去,让在场的火葬场筹建处的人,非常尴尬。这时,老赵一脸无奈的眼光游离到我身上,他试探的问我:小霍,你今天有事吗?没事,跟我上去逛一趟。我那时只是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根本没有拒绝他人的资格。于是,一窍不通的我,拿上刚刚发的公文包和工作日志,装模作样的跟着老赵走了。车上建委和计委的人早已等坐上了。
    咸阳火葬场是由国家民政部拨款的项目,总投资120万,共有四个单项工程,除了“纪念堂”,“骨灰堂”及职工宿办用房,最主要的项目是火化车间。据设计院的人说,现在火化炉都是油喷式,电子打火后,温度瞬间能升到一千度,按照设计要求,一具尸体40分钟就要处理完毕,而且骨灰的黑质率控制在10%就算合格。他与生产企业不同的是,原料是尸体,炉子是工艺,产品是骨灰。
    试炉的是位老太太,印象最深的是,当传送带缓缓推进炉子时,尸体离炉门还有将近两尺远时,老太太脸上的盖布忽的一下就吸进去了。再下来就是我们十来号人,卡着表,围着炉子等待那个设计内的40分钟。我是一个对新鲜事物比较好奇的人,第一个打开观察孔内穹,只见堂内火是红的,人是黑的,期间,司炉工用一个长钩子先后在炉膛里捣鼓了两次,大家不解,问其原因,司炉说:人的内脏不好烧,尤其是肠子翻腾一下烧的快。一句话说的在场的人个个头皮发麻。
    看来,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万物皆如此,人死如灯灭。放不下的事都放下了,得到的再多也都带不走。人在世上都是匆匆的过客,善待自己才是上策。
     计委的老曹看了后直摇头,他说;那个铁钩子在里头乱勾,他接受不了,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太大,他还说;人死了在棺材里静静的躺着,还能留个全骨,给后人留个念想,老曹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8-7 18: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y霍绍武 于 2019-8-7 18:32 编辑

话,虽然和国家大正方针相搏,但还是和我产生了共鸣。
  记得,那年我随父亲回老家合葬祖辈老人,起了十一座老坟,面对一俱俱白骨,我真正感觉到了他们就是我的根,我就是他们延续下来的子孙,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扑面而来,这是骨灰所无法替代的。那天,起我爷爷的坟时,父亲拖着年迈的身体,执意下到墓穴,他仔仔细细的把认墓石看了几遍,又把爷爷的死骨端详很久,然后,轻轻的拿起了我爷爷的一根腿骨,郑重的在自己的额头上碰了一下,他,哎的叹了一口气,动情的说;爸爸,你辛苦了一辈子,用这双腿支撑着全家,最终也没有享受过儿女的一天福。说完用手背揉了一下眼睛,看的我心里十分酸楚,一向坚强的父亲,面对我爷爷的白骨,也要面对养育之恩,儿女情长,相对一把骨灰来说,那是无法替代的、
  感染之下,我默默地在心里说;爸爸你的晚年一定不会让你像爷爷那样留下遗憾,
  由于没有到出炉的时间,大家和司炉聊了起来,司炉说他是临时工,是咸阳北原上的人,是生产队特批才出来的,火葬场每月给固定工资四十五元,另外每烧一个尸体补助三角钱,他还兴奋的说,他在西安实习的那两个月,每个月都能挣九十多元。
  那年代每月九十多元确实不少,一袋面也不过八元钱,比我们行长都挣的多,比起在生产队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更是天地之别。司炉看着这么多人围着他倾听,又一本正经的说;我们领导说,我们这一行十分有意义,是送世人走完最后一个里程的地方,是一项受人尊重的行业。听得我们一行人暗自好笑,我心想【这瓜娃】,一定是被灌洋米汤灌的给积了水了。你出去吃饭,看谁愿意和你同一个桌,说这里挣钱多,大家还是可以理解,毕竟干这一行还是很辛苦的。
  掐着时间熄火关炉后,司炉往炉膛下推进一个铁箱,然后,打开炉膛的漏斗,用一个长刮板,吱吱啦啦的往漏斗刮骨灰,刚出炉的骨头,像木炭一般闪烁着磷光,像幽灵一般,向世人诉说着人间曾经的苦与乐,标志着对人生的最后告别。
  这时突然有人问;用这种清膛的方法,怎样能把膛清净,怎样保证下一个的骨灰里不掺杂上一个人的骨灰,设计院的人回答说;目前没有别的办法,就靠单位对职工的敬业教育。这个回答让人感到实在的不靠谱,有一种搪塞的感觉,我觉得这是一个设计盲点,靠教育是万万办不到的,难怪现在兴起家属,在火化前给司炉送烟送酒,无非就是想让司炉把骨灰烧透一些,把炉膛清净一些,图的就是一个心静。
  在一间不足六平方米的操作间,司炉将骨头倒在操作台上,先用电扇把骨头吹凉,先捡出头盖骨,剩余的用石捻压成灰,设计人员扒拉着骨灰,想给验收人员证明他们设计的产品合格,有人发问;你们设定的10%【黑质率】的设计理念是什么,设计院的人员 说:黑质多,说明骨头没烧透,一旦黑质率超过一定比例,骨灰就容易生虫,保管起来十分麻烦,这对一个讲究的人家来说,就是灾难。
  中午吃完饭,正好是下午上班的时间,一进办公室,就看到同事们一个个坏坏的笑,这个问:中午在哪个酒店吃的饭,那个问:今天都吃的啥,老赵正为早上没人帮衬他,而生着闷气,又看到现在一个个搞怪的样子,也就没好气的说:吃的【人脑子】,喝的是【人血】。弄得办公室的人抿着嘴直笑,看着老赵生气的样子,有人继续搞怪,又接着问:竣工验收人家给你发的啥纪念品,老赵一听更来气了,脱口说:发的是【骨灰盒】,在上边给你们留着呢。谁先走谁用,惹的大家一阵狂笑。
 上班第一天,就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职业教育,事情虽然过去了好几十年,但每每想起来还是那么的难忘,好笑。

                                                     霍绍武   
                                                                   草于2019年6月



发表于 2019-8-7 18: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行的工作人员验收火葬场真是闻所未闻。有点逗!
发表于 2019-8-7 19: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可以上的嘛。
发表于 2019-8-7 20: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霍绍武 于 2019-8-7 20:13 编辑

     

                                                                回城上班第一天
                                                                                                                                    文:霍绍武
    
      襄渝铁路苦干了三年,又在北五县的乡山圪咾,和农民伯伯玩了六年。26岁的我终于回了咸阳,近十年过去了,家乡的街道还是那么窄窄的 乱乱的,房子还是那么低低的矮矮的。但,这必竟是,我和家人曾经团团园园生活过的地方,背着沉重的行囊,没有了往日回家的惆怅。本来联系好的单位,由于自己的疏忽大意,档案竟被刚筹建不久的建设银行提走了,几经努力无果,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辈子竟要和算盘打上交道,心里虽然有一百个不满意,但终究是回城了。那时建设银行是个财政银行,他的全称叫“中国人民建设银行”隶属于国家建委和财政部双层领导,主要职能,是监督国家建设资金的合理使用,大到石油、水利、铁路,小到各单位的办公楼、家属住宅。只要是国家拨付的资金都要通过建设银行,才能实施到各个单位的工程上,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个过路财神。
      我有幸分到了拨款组,所在的办公室,负责地、市两级财政预算,这两级预算没有什么大的建设项目,所以,也没有什么大的预算拨款,业务相对简单。一间很大的办公室,加上我共六个人,每天除了应付各种会议,就是看看施工单位送来的预决算,再就是和来办事的单位讲讲政策,磨磨嘴皮子。每天闲的人蛋疼。
      记着上班第一天,管理员忙前忙后的给我搬来了文件柜、办公桌及一大堆办公用品。我一边收拾着办公桌,一边默默的观察着今后要共事的同僚。屁股刚坐定,对面桌的任师傅给我递来了一厚塔报纸,让刚来的我不知所措,不看吧,怕人说我不关心政治,看吧,初来咋道的我,就肘着一张报纸感觉不合适。正当为难时,办公室来了一位,接我们开会的单位,原来,今天是咸阳市火葬场的竣工验收的日子,后来才知道,无论什么项目,只有建委和建行签字验收合格,才能交付使用。尤其是没有建行的签字,单位是不能向国家报账的。一般情况下,筹建处都非常重视。
      经办该项目的是我们办公室的老赵,由于责任大,老赵想叫同办公室的人给他当助理,可是大家一听是火葬场,叫谁谁都推辞不去,让在场的火葬场筹建处的人,非常尴尬。这时,老赵一脸无奈的眼光游离到我身上,他试探的问我:小霍,你今天有事吗?没事,跟我上去逛一趟。我那时只是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根本没有拒绝他人的资格。于是,一窍不通的我,拿上刚刚发的公文包和工作日志,装模作样的跟着老赵走了。车上建委和计委的人早已等坐上了。
      咸阳火葬场是由国家民政部拨款的项目,总投资120万,共有四个单项工程,除了“纪念堂”,“骨灰堂”及职工宿办用房,最主要的项目是火化车间。据设计院的人说,现在火化炉都是油喷式,电子打火后,温度瞬间能升到一千度,按照设计要求,一具尸体40分钟就要处理完毕,而且骨灰的黑质率控制在10%就算合格。他与生产企业不同的是,原料是尸体,炉子是工艺,产品是骨灰。
      试炉的是位老太太,印象最深的是,当传送带缓缓推进炉子时,尸体离炉门还有将近两尺远时,老太太脸上的盖布忽的一下就吸进去了。再下来就是我们十来号人,卡着表,围着炉子等待那个设计内的40分钟。我是一个对新鲜事物比较好奇的人,第一个打开观察孔内穹,只见堂内火是红的,人是黑的,期间,司炉工用一个长钩子先后在炉膛里捣鼓了两次,大家不解,问其原因,司炉说:人的内脏不好烧,尤其是肠子翻腾一下烧的快。一句话说的在场的人个个头皮发麻。
      看来,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万物皆如此,人死如灯灭。放不下的事都放下了,得到的再多也都带不走。人在世上都是匆匆的过客,善待自己才是上策。
       计委的老曹看了后直摇头,他说;那个铁钩子在里头乱勾,他接受不了,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太大,他还说;人死了在棺材里静静的躺着,还能留个全骨,给后人留个念想,老曹的


发表于 2019-8-7 20: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霍绍武 于 2019-8-7 20:14 编辑


话,虽然和国家大正方针相搏,但还是和我产生了共鸣。
  记得,那年我随父亲回老家合葬祖辈老人,起了十一座老坟,面对一俱俱白骨,我真正感觉到了他们就是我的根,我就是他们延续下来的子孙,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扑面而来,这是骨灰所无法替代的。那天,起我爷爷的坟时,父亲拖着年迈的身体,执意下到墓穴,他仔仔细细的把认墓石看了几遍,又把爷爷的死骨端详很久,然后,轻轻的拿起了我爷爷的一根腿骨,郑重的在自己的额头上碰了一下,他,哎的叹了一口气,动情的说;爸爸,你辛苦了一辈子,用这双腿支撑着全家,最终也没有享受过儿女的一天福。说完用手背揉了一下眼睛,看的我心里十分酸楚,一向坚强的父亲,面对我爷爷的白骨,也要面对养育之恩,儿女情长,相对一把骨灰来说,那是无法替代的、
  感染之下,我默默地在心里说;爸爸你的晚年一定不会让你像爷爷那样留下遗憾,
  由于没有到出炉的时间,大家和司炉聊了起来,司炉说他是临时工,是咸阳北原上的人,是生产队特批才出来的,火葬场每月给固定工资四十五元,另外每烧一个尸体补助三角钱,他还兴奋的说,他在西安实习的那两个月,每个月都能挣九十多元。
  那年代每月九十多元确实不少,一袋面也不过八元钱,比我们行长都挣的多,比起在生产队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更是天地之别。司炉看着这么多人围着他倾听,又一本正经的说;我们领导说,我们这一行十分有意义,是送世人走完最后一个里程的地方,是一项受人尊重的行业。听得我们一行人暗自好笑,我心想【这瓜娃】,一定是被灌洋米汤灌的给积了水了。你出去吃饭,看谁愿意和你同一个桌,说这里挣钱多,大家还是可以理解,毕竟干这一行还是很辛苦的。
  掐着时间熄火关炉后,司炉往炉膛下推进一个铁箱,然后,打开炉膛的漏斗,用一个长刮板,吱吱啦啦的往漏斗刮骨灰,刚出炉的骨头,像木炭一般闪烁着磷光,像幽灵一般,向世人诉说着人间曾经的苦与乐,标志着对人生的最后告别。
  这时突然有人问;用这种清膛的方法,怎样能把膛清净,怎样保证下一个的骨灰里不掺杂上一个人的骨灰,设计院的人回答说;目前没有别的办法,就靠单位对职工的敬业教育。这个回答让人感到实在的不靠谱,有一种搪塞的感觉,我觉得这是一个设计盲点,靠教育是万万办不到的,难怪现在兴起家属,在火化前给司炉送烟送酒,无非就是想让司炉把骨灰烧透一些,把炉膛清净一些,图的就是一个心静。
  在一间不足六平方米的操作间,司炉将骨头倒在操作台上,先用电扇把骨头吹凉,先捡出头盖骨,剩余的用石捻压成灰,设计人员扒拉着骨灰,想给验收人员证明他们设计的产品合格,有人发问;你们设定的10%【黑质率】的设计理念是什么,设计院的人员 说:黑质多,说明骨头没烧透,一旦黑质率超过一定比例,骨灰就容易生虫,保管起来十分麻烦,这对一个讲究的人家来说,就是灾难。
  中午吃完饭,正好是下午上班的时间,一进办公室,就看到同事们一个个坏坏的笑,这个问:中午在哪个酒店吃的饭,那个问:今天都吃的啥,老赵正为早上没人帮衬他,而生着闷气,又看到现在一个个搞怪的样子,也就没好气的说:吃的【人脑子】,喝的是【人血】。弄得办公室的人抿着嘴直笑,看着老赵生气的样子,有人继续搞怪,又接着问:竣工验收人家给你发的啥纪念品,老赵一听更来气了,脱口说:发的是【骨灰盒】,在上边给你们留着呢。谁先走谁用,惹的大家一阵狂笑。
 上班第一天,就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职业教育,事情虽然过去了好几十年,但每每想起来还是那么的难忘,好笑。

                                                     霍绍武   
                                                                    草于2019年6月


发表于 2019-8-8 09: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家建设的拨款单位,那是必须参加验收的,无论建设什么,验收时都离不开拨款单位参与,好工作,也能吃好喝好。
发表于 2019-8-8 14: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去建行工作还不太情愿,现在的人削尖脑袋想进就是进不去!好文章,拜读了!
发表于 2019-8-8 21:51: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克辛 于 2019-8-9 08:29 编辑

读了两遍,总的感觉战友此篇记叙文有物有料,虽说是平铺直叙却也不乏真实生动客观反映出一个年代中的社会风貌与时代特征!文章就应该这么写,比之某些看似花里乎俏实则空洞无味的套式文章,规式文章,框式文章,新老八股式文章生动的太多!写出自己曾经历过的工作,生活,命运,感受,无需粉饰,无需迎合,无需拔高,客观反映而出,就是好文章!谢谢霍兄此文,令俺多少有又有所获所悟!希望这样的文章多一些,有看头儿!
发表于 2019-8-8 22: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看霍书记的文章,也很佩服他的记忆力,点点滴滴都描写的非常真实细腻,可读性强。可谓是妙笔生花、引人入胜。他的文章虽然是平铺直叙,但是都能提炼出令人回味的东西,反映出勿容置疑的深刻道理。好文章,拜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

小黑屋|三线学兵连 (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29号,陕ICP备16000828 )

GMT+8, 2019-8-25 23:50 , Processed in 0.02000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