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学兵连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3|回复: 7

罗向崖战塌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5 18: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是1971年11月23日晚上23点以后,天气寒冷,飘着小雪花! 我们5847部队学兵15连一排上大夜班(0:00~6:00)!和往常一样,小值日打饭→吃饭→换工作服→排队集合→进洞接班;一切按部就班,一切都是军事化管理!
陕南安康大山里的初冬子夜,万籁寂静、冷风瑟瑟!我们这群年轻的学生娃,如果在家里,这个时段正是进入梦乡,睡得正酣之时!现在让大家这个时间上大夜班,睡意绵绵,这个困倦就别提了!上班前把衣服扒光,穿上冻成冰碴的工作服,让人激灵灵打个冷战,这个罪就够这些学生娃受得了(是汗结成的冰碴,用体温暖干→超强度的体力活儿,汗水又把工作服浸透)!
在进洞的路上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如果在家里如何如何多么舒服…!说着走着,不知哪位战友唱起来秦腔《苏武牧羊》选段:“想当年在朝把官拜,…我闲暇无事游郊外,闷了花园把宴排。我一家老老少少妻子儿女,欢欢乐乐一个一个多安泰,举家人岂不快乐哉!到如今牧羊北海外,只落得冷冷清清痛悲哀,身上无衣又无盖,肚内无食饿难挨!我有心将身投北海,诚恐落个无用才!无奈了忍饥挨饿暂忍耐,苍天呀,你何不把眼睁开!”这一《秦腔》唱段把大家都唱的心里酸酸的。是的,我们大家都还没有吃饱呢,真是又冷又饿!到三线快十个月了,我们每天都在挨饿,每天都在干超强度的体力活儿!这时,大家都不说话了,默默地往机器轰鸣的工地和洞子走去,只听见刷刷的脚步声!……
说句实在话,这段时间并不是我们奔赴三线(襄渝铁路)建设最苦的阶段。因为我们刚刚适应了强体力活儿!按当时最流行的话说:我们到三线(当时我们所说的三线就是指“襄渝铁路建设”,后面不再赘述)这段时间,把我们从原来“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稚嫩的学生娃,锻炼成了:“脸晒黑咧,心炼红了,鞋子磨破咧,路走对了”的意志坚强的革命青年!铁道兵部队领导并没有给我们施加太多的压力,一切都是按铁道兵最初级、最常规的阶段施工!例如,按国家规定四班倒,每个工班只上6个小时!也没有大会战和额外加班;也没有火线入党、入团、记三等功和特殊激励机制。三线最苦、最累、最危险的日子还在后头哩!
进洞以后,一个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了!二排下班往洞外走,我们一排接班往横通洞深处走(当时横通洞刚打完,到了正洞阶段),路上碰见了我的老同学加战友告诉我:“洞子里面塌方了”!我问什么时候塌的? 他告诉我说:“大概23点左右,而且塌的很多、很多!”他让我注意安全,脑子放清醒一点!说完他就匆匆忙忙的下班回连队宿舍了!这是我们上场以来头一遭遇到的事情,我一听这种情况,脑袋就懵了!
等我们进入到掌子面(就是洞子打到尽头作业的工作面),原来的洞子只有两三米高,现在的洞子塌方地段足足有三层楼房那么高!排架也压垮了,象一间房子那么大(两三米高)的大石头比比皆是;洞子里面的照明线也压断了,塌方区域里面是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见!塌方地段:工具、材料、木头和大石头横七竖八的混合一起,杂乱无章,现场一片狼藉!部队十三连的指导员和我们同一个工班的铁道兵战士都到达了现场;接电、接水,清理现场(被砸烂了的斗车和排架垮塌下来的木头),很快水电就接通了!当塌方地段恢复了照明,现场的很多细节看的更清楚了:塌方区域的石块就象小山头似的,小块的石头仍在不断地往下掉!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事件,我们这些十七、八岁的学生娃,脑子是一片空白,不知所终!!! 很快,我们学兵十五连的田指导员也被叫到隧道的塌方现场(是从热被窝里叫出来的),铁道兵部队十三连的指导员和我们学兵十五连的领导很快达成共识:“塌方仍再继续,不宜放炮碎石,以免引起更大的塌方!只能用大锤和钢钎把大石头砸(翘)开。把石头运出洞外,腾出作业场地再支排架!”抢险方案一定下来,部队领导很快把我们集合起来。铁道兵部队13连一个班战士排在队伍的最前面一行,我们一排的四个班紧跟其后,排了四行(我们一共排了五行),接受部队领导的战前训诫!部队指导员拿着晶体管喇叭,声音洪亮的给我们战前动员:“同志们: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革命青年,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这是你们参加襄渝铁路建设以来,第一次遇见的大塌方,我们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革命精神,面对困难,我们大家有没有信心!”面对这么激动人心的场面,我们大家(铁道兵战士和我们学兵)异口同声的,用最响亮的声音回答部队首长:“有”!部队指导员用手指着坍方区域,用晶体管喇叭喊道:“前方就是战场,同志们冲啊!”这时候我们大家义无反顾的冲向了塌方区域。抡起八磅锤砸(钢钎翘)大石头、搬运能拿得动的石块,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了!……
抢险进行了一段时间,我们被部队指导员全部叫下来。重新部署抢险作业,腾出安全撤离的通道上的杂物,部队和我们连的木工班也及时跟进支排架,增加了安全现场险情观察点等保护措施,并重申大家既要抢险又要重视安全。他高声给我们训示:“虽然我们要发扬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但是我们不能一味的蛮干,不能做无谓的牺牲!当安全员发现险情,领导和安全员发出“撤”的命令的时候,大家都要以最快的速度撤下来。大家听明白没有?”我们齐声洪亮的喊道:“请首长放心,我们听明白了!”经过部队指导员的调整,我们又冲进了塌方区域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抢险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大家热火朝天的搬运石块,八磅锤砸石头的声音,钢钎翘石头的号子声混成一片!我们学兵15连一排国华同志,表现出色,一口气轮八磅锤86下,硬是把一大块大石头砸开!受到了部队和连队领导及同志们的一致好评!
塌方区石块还在不断的往下掉,危险时时刻刻随时都会发生。塌方区域被大石头垒得很高很高,我们都站在大石头上面作业,少说也有两三米高!
掉小石头是大塌方的前兆,我们忽然听到排架“嘎吱、嘎吱”的响起来,部队指导员高声及时的发出了撤退命令,我们从大石头上面跳下来,疾速的撤退,忽听“轰隆”一声巨响,工作面的灯全部灭了,我们刚才抢险的地方一片漆黑!这种场面让人惊魂动魄,这也是我们今晚抢险遇到的第一次大塌方!等了一会儿,慢慢的大石头不再往下掉了,洞子又趋于安静!安全员拿着大手电筒进到塌方区域排险石,电工接线,恢复照明。大石头比原来塌的更高了,我们又进入塌方区域干起来了!
那天晚上的第三次塌方是我终生难忘的,我差点出事!事情是这样的:当排架“嘎吱、嘎吱”响的时候,部队指导员大喊:“撤”!大家迅速撤离,我从两米多高的大石头上面跳了下来!…我的身体作抛物线运动…,我跳到半空中的时候,发现一根钢钎冲着我的脸部袭来…,仔细一看,是洗风枪的小冯扛着两根钢钎往里面走,正好和我们迎面碰上!千钧一发之际,缩头躲避是无济于事,我急得大叫起来。这一叫把小冯给叫清醒了,他赶紧把钢钎往上一举,钢钎就顺着我的所戴的安全帽顶部擦边而过!事后我埋怨小冯:“大家都往出跑,你往进跑,你找死呀!”“如果发生事故,轻则把我的眼睛戳瞎,重则把我的脑袋戳个大窟窿!”小冯说:“我不知道你们洞子里面塌方了,我们还象往常一样,把钻头磨好,装到钢钎上往洞子里面送,你们突如其来的撤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你们为啥跑的那么快呢?!”另外一个战友接过话茬说:“废话,不跑快,命没了!”最后,小冯嘿嘿的一笑说:“还是算我的反应快,否则,真要出事!”真的,这个反应误差也就几十毫秒,不是这小子反应快,我那天真要出事了!没有出事就算万幸,谢天谢地! 那个年月信息是那么的不通畅,那象现在的通讯工具这么发达。当年,由于通信不通畅而发生的事故不在少数!
在第二次塌方,部队指导员发出撤退的命令的时候,由于我们一个学兵行动迟缓,被部队指导员提出了严厉的批评:“生命只有一次,再大的财物也没有生命宝贵”!经过部队指导员的训诫,我们大家重新认识安全的重要性。端正了工作态度和方法,所以每次塌方,都能迅速、安全的撤离!
由于到了的紧要关头,部队首长都能及时的发出撤退的命令,再加上我们大家都对安全比较重视,所以没有造成人员伤亡!那天晚上的我们抢险五个多小时,一共发生了十几次塌方,多次都有惊无险!
经过一夜的艰苦奋战,最大的石头被砸烂并运走,塌方区域的石块和石渣,有50%左右的土方量被清理出洞外,工作场地已经被我们连十六班(木工班)和部队的战士支上了排架,工作场地趋于安全。塌方被遏制住了!
这一次坍方,我们排涌现出很多感人的好人好事,国华同志突出的表现,被记营嘉奖一次,其他很多同志被记于连嘉奖和表扬!(由于当时还不是大会战时期,部队当时还没有启动特别的激励机制,所以,给我们的奖励有点偏轻!)
通过这次塌方抢险,我们得到很好的锻炼!我们不再恐慌和盲从,不再懦弱和无助!遇见再大的困难都能从容应对。再苦再累我们都能坚持,我们坚强起来了!虽然后来的岁月里,我们经历了多次塌方和险情及1972年6、7、8三个月的会战,我们一个工班上过48个小时→连轴转。又饿、又累、又瞌睡→我们走着走着就睡着了!把石渣装满的斗车推出去,空斗车推进来的空档只有两三分钟,我就做了很长的梦。那段日子真是很苦很苦的! ……
由于三线给我们上的人生第一课,我们才知道世界上什么工作是最苦的?!艰苦的环境让我们迅速成熟起来,在后来的人生道路上,再苦再累,和三线相比都是小巫见大巫!可以用现代京剧《红灯记》里的台词来描述我们那段经历:“有三线这碗酒垫底,我们什么样的酒都能应付!”

                    5847部队学兵15连:苟存喜
                                    2019年5月12日于西安
 楼主| 发表于 2019-5-15 18: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这篇文章里的很多事件细节,都要慢慢的回忆,经过很长时间的构思,今天才写出来发表!
发表于 2019-5-15 19:3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了,谢谢!
发表于 2019-5-16 08: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写的很好!那段日子真是很苦很苦!一群未成年的娃娃们真是不易啊!能活着回来真是万幸!
发表于 2019-5-16 10: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动的点滴故事!赞!
发表于 2019-5-16 16:10: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克辛 于 2019-5-17 00:58 编辑

这个铁道兵指导员看来指挥有方,特别是能够告诫大家珍惜生命……值得终生感谢!三线学兵饿饭也是这群人终生难忘的一段悲壮经历!二师这面好一些,有些学兵连从七一年开始先后在部队的支援帮助下不再忍讥挨饿,但据了解十师,十一师那面的许多学兵连从进场直到退场,顿顿都是一个四两馒头或发糕,一碗稀饭一点菜。学兵们在这种条件下依然干劲冲天,奋不顾身实再是可歌可泣,可圈可点!只可惜那些牺牲了的战友,许多都是为了抢救国家财产施工物资却至今连个烈士名份都没有!活着的真是幸运啊!这一切苍天皆有眼,铁道兵战友皆有眼,相信终有一天会得到公正的评价,尽管那一天可能还很长,我们此生也许难见之,但相信它一定会到来!宏观的历史从来是客观公正的!对这段经历,很赞成一位铁道兵战友,一位坚持要把学兵回忆文章选编进《光荣啊,铁道兵》并且决定必须使该书至少50%以上的篇幅是学兵所撰之文章的媒体主编的话:“学兵的历史就是铁道兵历史的一部分而且是光芒闪烁的一个篇章!谁也无法否认学兵战友当年在构筑襄渝铁路时用青春生命鲜血汗水所做出的杰出的巨大奉献和辉煌战绩"!这就是曾经与学兵同生共死并肩战斗过的铁道兵战友对我们这群人的最大肯定与评价和证词!不知当今陝西省政府乃至更高决策部门的老爷们听了会做何感想?……
发表于 2019-5-16 23:05: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很好的回忆文章,将近五十年了,这样悲壮的故事仍然记叙得这样详细。就好象发生在昨天的事情。这是为什么,因为这段摧泪下的故事,早已融进了每位学兵战友的血液之中。岁月在递进,深刻的记忆永远不会消失。学兵为祖国建设作出的贡献,有巴山汉水作证,有坐坐桥梁隧道记载。嘹亮的学兵之歌是我们老年学兵心中涌出的呐喊,躺下是隧道,站起是桥梁。学兵你的连队不曾忘,你的旗帜永飘扬!
发表于 昨天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动的点滴故事!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三线学兵连 (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29号,陕ICP备16000828 )

GMT+8, 2019-5-24 16:49 , Processed in 0.02077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