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学兵连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208|回复: 8

青史成编昭日月,黄花如瀑悼关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4 20: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pl 于 2019-3-14 22:29 编辑

  走在三月夕阳的路上,看着路旁高大的悬铃木,心想这树不属于春天,发芽很晚。突然微信声响,打开一看,竟然是戈弋去世的噩耗,实在不能相信,因为最近老看他四处游览,拍了很多照片,发到朋友圈供大家欣赏。一个很喜爱生活的人,却告别了生活,哀伤!
  戈弋比我大,大多少,不知道,他是老知青。戈弋是网名,原名叫关广原,认识以后我知道他原来是《西部法制报》的,我的徒弟和他是同事,一说都知道。我徒弟说戈弋是好人,水平高,人正派,她刚进报社当记者,有问题就请教戈弋,学到很多,她说可以说是戈弋老师把她带出来的。
  和戈弋认识是因为编辑“陕西知青档案”系列书籍中的《陕西知青纪实录》,戈弋实际上是这本书的主编,我负责组三线学兵的稿子。中国传媒大学口述历史中心,做中国知青的口述采访,要给历史留下原味的资料,陕西采访结束后,后来发现漏了两部分知青,一部分是农建师,一部分是三线学兵,于是又来补录,补录三线学兵也是我组织的。陕西老知青接待了录制组,给予了很多方便。编“陕西知青档案”时,戈弋坚决主张列入三线学兵文章,他说按当时陕西省革委会文件,三线学兵修建铁路是上山下乡的一种形式,三线学兵是很特殊的一类知青,受苦重贡献大,历史不能忘却!《陕西知青纪实录》收录了三线学兵六篇回忆文章,这是正史,有三线学兵的实录,要感谢戈弋的。
  我把组来的三线学兵稿件发给戈弋,由戈弋筛选编排,编排完成后,戈弋请我在雁翔路一家饭馆吃饭,以示庆祝,在座有一个高校工作的知青大姐,还有谁已经记不清了。2017年书出版了,开发布会,我不在西安。回来后,戈弋和我联系,由于第一批书一千册销售一空,戈弋说从他的书里给我六本,叫我给学兵作者。他住在中山门外,我过去找到他,拿了书,聊了会天,就告别了。2018年好像在哪个会议上见过,“知青福音书”撰写者萧芸大姐告诉我她到了西安,我去宾馆看她,顺便陪她在一个会议上待了一会,记得戈弋在。后来,就在微信朋友圈里经常看到戈弋发的照片,2019年2月18日,他还发了一段西安下雪的视频。我总觉得戈弋身体还好,谁想到3月11日咋就那么快走了!
    打开电脑,播放《吊卦》和《幽冥韵》,哀悼戈弋!
    关兄走好,天堂安稳!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20: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20: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3-14 23: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噩耗突然,非常震惊。我与戈弋兄相识很多年了,他曾是陕西知青联盟的委员,是陕知网的老前辈,过去和他一起开过版主会,网上网下也有过几次交流。他为人谦和、工作敬业。他为编写《陕西知青档案》立了汗马功劳,这部知青纪实性的史书是我省社科研究基金立项资助的一个重大项目,由省作协副主席、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学艺术研究所所长莫伸老师挂帅牵头实施。在编书过程中,戈弋最早和我联系商讨,想把三线学兵连也载入史册。为此我推荐了三线学兵连丛书的主编袁培力与他直接联系,负责学兵资料稿件的收集审理。戈弋兄为人低调,他做亊认真,脚踏实地的作风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戈弋兄我们永远怀念您!给您鞠躬、一路走好!
发表于 2019-3-14 23: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学五连统计员 于 2019-3-14 23:20 编辑

以下是莫伸老师在朋友圈发来的微信:

偶然从一条信息中看到戈弋去世,惶惑不已,急忙翻看所有的朋友圈来核实,这才确认他真的走了。
于我而言,难以置信,也令人痛心!太惋惜了!

戈弋是性格平和,与人无争的那种人,这样性格的人,往往难以给他人留下深刻印象。但是戈弋却偏偏给我留下了极深印象。原因就在于他的平和,他的与人无争,他的认真负责,他的坚守执着——所有这一切评价,都不是随口溢美,而是发自内心。

其他活动都不说了,就以编辑《陕西知青档案》为例。这是一些义务性质的编撰劳动。由于知青人数众多,范围极广,所以每位负责的编委或者副主编都是按照区域或者某一种范围来划分业务范围的。戈弋负责着一些区域。他非常负责。有一回他找到我,说三线学兵是否应当划如知青范畴,我吃不准。但感觉可以不划入,也可以划入。因为有一次划入了,一些三线学兵们自己却不认可;有一次没有划入,一些三线学兵们却觉得应当将他们划入。两种说法,都有道理。不划入,是因为他们没有下过乡。而是集体去修了铁路。而知青的突出特点就是下乡落户。划入,是因为他们同属那一阶段的青年。都是在无业可就的形势下,采用一种集体办理的方式去介入社会建设的。记得当时我说:算了吧。有过一次他们自身不承认的经历,咱们何必自讨没趣。但是戈弋坚持说,他征求过一些三线学兵的意见,他们是同意划入知青范畴的。而且据他所知,大多数三线学兵都不会反对这样做。有一些三线学兵为此主动找过他。坦率地说,对这个问题我没有细想,更不去研究。既然有这样的意向,又难得有戈弋去搜集文章和编撰资料。所以就同意了。

从此,他就把这份工作也做起来了。而且一旦做起来,就不辞劳苦,兢兢业业。让我目睹了他的认真,看到了他的负责!

当编辑书稿到最后的时候,一些问题也就逐渐出来了。比如原本编撰几本书,每本书都有主编和副主编。但是报到新闻出版署时,新闻出版署却又有了规定,只要是丛书,主编必须统一,不能每本一个。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署一名主编。由于全部文稿拿齐后,由渭水全部按照要求过了一篇手,不仅进行了再一轮的筛选,而且进行了文字上的删减压缩,所以主编就署名渭水。应当说,这既是客观的,应当的;但也无形中使得戈弋等人原本应当担任的单本书的主编职务落空。而只能冠以副主编。在这种情况下,我感到为难。只好给各位原本的主编们做工作。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工作太好做了!一说即通!没有任何人斤斤计较。这使我深深地感到这批挑选出来的人的素质!

还有一个情况是,在整部书的编撰过程中,有两名参与工作者主动提出愿意与戈弋在一起工作,愿意给戈弋当下手。这说明了他做人的魅力!事实上,戈弋的认真负责,勤勤恳恳,理性平和,是所有与他相处的人公认的!

我是在火车上写这些文字,总觉得语言不够,表达不足。可是要写我对他的印象,又何止千言万语啊!         
向戈弋鞠躬!            
                                        莫伸敬致


发表于 2019-3-15 07: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沉痛哀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5 10: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本不认识这位大哥,因为我有文章被编入《陕西知青档案》这本书所以间接的就知道了这位老知青。当拿到沉甸甸书后,我由衷的感谢为这本书殚精竭虑的那些知青大哥大姐们,原来也计划请这位大哥喝茶,阴差阳错也没有实现,得到这样的消息很是悲伤沉痛,唯有道一声:大哥一路走好!
发表于 2019-3-15 10:3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没有见过戈戈,但看过《陕西知青档案》,感受到戈戈对学兵的真挚感情,很尊敬这位知青大哥,向戈弋鞠躬!            
         
发表于 2019-3-15 11: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戈弋鞠躬致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三线学兵连 (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29号,陕ICP备16000828 )

GMT+8, 2019-5-19 18:36 , Processed in 0.02255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